学者?學生

苏义脑院士: 晨雾飘渺听山泉

發布者:新聞中心發布時間:2019-05-28浏覽次數:1393

专家   师者   诗人

苏义脑: 晨雾飘渺听山泉

记者方芳    饶纯洁

    “每次填表,在个人履历栏,我都会郑重写上‘武汉钢铁学院,矿机1973级’,每写一次,都是对母校的一次深切怀念。”2018年10月26日,中国工程院院士苏义脑返校为母校庆生,祝福母校120周年生日快乐。
  他既是石油鑽井領域德高望重的專家,亦是儒雅謙遜、提攜後輩的師者,還是文采斐然、填詞作詩的“作家”。赤子之心,流露于詩情詞意;母校深情,抒發于千言萬語。

他是石油钻井领域 德高望重的专家

  進步的起點在于追求,發展的關鍵在于創新,成功的秘訣在于堅持。
  臥薪嘗膽,三千越甲可吞吳。
  20世紀80年代,在技術屆對超前的思想仍處保守狀態之際,蘇義腦制作的水平井鑽井工具四處碰壁,“半年跑了7趟油田,工廠就是不讓用。”
  無奈之下的蘇義腦返回科研室繼續潛心研究,一定要研制出國産工具,鑽出一口爭氣的水平井。三年後,蘇義腦的項目終于如“蒙塵之珠”重現,三年如一日的鑽研,親自制定工具與控制方案等,最後“樹平1井”勝利完鑽,控制精度大大超過美國主導的“任平1井”的精度,轟動國內,驚豔世人。
  “只要方向對,我們不能因爲個別人的不理解就放棄它,而造成對國家的影響!”
  用心堅持,成功並非一蹴而就。
  大學三年,蘇義腦直言自己以“研究生”的方式不斷加碼度過,下鄉時期自學高等數學,在工廠自學機械制圖,創雙十字法解基礎化學配制溶液質量,花費一個禮拜寫五十頁筆記只爲推導一個公式,畢業設計的全液壓式挖掘機,1702學時共21門課……
  渴求知識、主動地學習、不按部就班,在探索科研的道路上,蘇義腦的眼界也愈加開闊。
  “研究就是用已知去求解未知,把不可能變成可能。”蘇義腦鼓勵學子們加強創新思維的培養,融會貫通,一題多解。

他是儒雅谦逊 提携后辈的师者

  據老師湛從昌回憶,蘇義腦是謙虛的、尊重師長的,縱然已在學術上成爲“大家”,回歸母校後的他依舊表達了想再聽老師的一堂《液壓傳動》課的想法。
  作爲師者,在博士生陳新元、鄧江洪眼中,老師蘇義腦是嚴格的,每一個字都會仔細看,“一篇論文修改了近半年才通過。”
  不仅仅是对學生,对自己亦是如此。苏义脑从来都不让學生做他现有的项目,反而将深思熟虑已久的课程交给他们。“一来现有的项目创新性已经不够了,探索突破,做新的才能在领域里成为第一人;二来也是避免了自己的惰性,时刻鞭策自己走在前沿。”
  自1976年毕业,苏义脑就心系母校,常回母校讲学,与學生亲切交流,探寻知识的天地。“月是故乡明,情属母校深。”对苏义脑来说,母校早已是一个割舍不断的情结。
  “湛老师,向您报到!”苏义脑紧紧握住老师的手,然后张开双臂,与老师深情拥抱。“真想再听您的教诲,重温当年的授业之情。”苏院士像游子归家,伏在老师肩头,言语间满是怀念。牵着老师的手,走进机械楼。“老师永远是老师,學生永远是學生。”“回母校了,听学校安排。”大师的谦恭之意让人肃然起敬。
  說起母校,蘇義腦有千言萬語。“我對母校,就像孩子對母親,像出國的遊子對祖國,無論在何處,都有著深深的眷戀。就是孟郊《遊子吟》中‘誰言寸草心,抱得三春晖’這種情結。”

他是文采斐然 填词作诗的“作家”

  作爲油氣鑽井工程專家,蘇義腦在專業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,卻鮮少有人知曉蘇義腦亦是溫文爾雅、擅長詩作的“作家”。恰如他的博士生鄧江洪所言,他的記憶力驚人,詩作從未發表卻一直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腦海中,每一首都能清晰地回憶起,依舊是豪情壯志不減。
  “爲求幹將莫邪,江城苦砺三冬。飛度關山催戰馬,沙場看我刀鋒。”“梧州震蕩,風怒雷吼,激烈英雄無數。任重道遠,四卷雄文,光華照征途。猛志永在,萬難不屈,誓將偉廈高築。別江城,煙銷離愁,奮擊戰鼓。”“彩虹飛架天門開,兩片白帆日邊來。一橫長島當書案,萬裏江流入襟懷。”
  10月27日,苏义脑于黄家湖校区崇实会堂向机械学院的18级學生开展以“和母校校友谈谈心”为主题的大學生素质教育主题报告会,忆往昔求学岁月,他不禁将写于1975年、1976年的三篇诗作《永遇乐·江城赠友》《西江月·离汉有感》《武汉天兴洲》与在座师生共勉。
  “那段歲月讀書氛圍不佳,即將離開學校才方知學校的美好,希冀所求‘莫邪’能展示鋒芒。”蘇義腦回憶求學歲月,他將豪情寄予詩詞,將壯志藏于堅守,展大家風範。


返回原圖
/